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正文
少年行...
【字体: 】【2019-06-26】【关 闭【点击次数:

    

第一次见到胥志强,是在2011年的夏天。大暑过后,雅安进入一年中最燥热的时节。他穿着白色Polo衫,身形瘦削,斯斯文文地戴着一副金框眼镜,像才从校园走出的少年,十足的书卷气。

素有“西蜀天漏”之称的古城雅州,有着得天独厚的地理气候优势。一年大部分的时间里,雨都是这座城市的常客。它们像贪恋一段前尘,怀念一段过往,总是在不经意间光顾。许是被充沛的雨水浸润久了,胥志强年轻的面容被水汽围拢氤氲,眼睛里仿佛藏着一条松软温柔的星河,似锁了宇宙里最细腻隽永的一抹星光,显出温润不迫的从容。

初生牛犊不怕虎,自古英雄出少年

“自从有一次单位机房被雷击后,我现在打雷就睡不着了。那次印象太深了。”说起2006年汛期的那场雷暴,胥志强仍心有余悸。那时,计算机网络刚开始普及。胥志强作为有计算机专业教育背景的毕业生,初来乍到没多久,便承担起单位上下的计算机推广使用工作。

那一夜,瓢泼大雨如一张细密的网张罗于天地之间,磅礴而寂寥。外面一片黑蒙蒙的,狂风呼啸,摧枯拉朽。突然,一个霹雳照亮了天幕,一条长长的闪电划过天边,随之而来一阵轰隆隆的雷声。惊天动地的响雷让睡梦中的胥志强条件反射般坐了起来。几步跳下床,他匆匆忙忙赶到单位机房,眼前的景象让他终生难忘——机房很多设备被雷击坏,故障严重;单位全部网络掉线,无法联网,办公电脑一大半无法使用。“没有等通知,也等不及通知,胥志强马上开始维修交换机、服务器。我们帮不上什么忙,就在一边打下手。”说起那次经历,同事们仍记忆犹新,历历在目。后来,胥志强回忆起那段往事,脸上表情仍旧凝重,却若无其事地笑谈,“没什么,反正后来又来了一个雷,一下把我打回到原形。”

万事开头难。胥志强知道,当一个人开始承担一方面的全部工作时,身心要面临巨大考验,而能依靠的只有自己。人学始知道,不学非自然。他开始心无旁骛钻研学习,学习与工作相关的理论与技术,并根据工作的需求开发业务软件和系统。他说,“一个人搞网络,压力山大,有时候整晚睡不着觉,尤其是雷雨天,经常彻夜难眠。但经过努力,单位的信息网络工作不断与时俱进,没有耽误业务工作开展。”有同事回忆道,“经常大晚上的看到胥志强办公室的灯还亮着,起初以为他在玩电脑,后来才知道,他在琢磨电脑。有时候碰到他,看他眼睛红肿红肿的,一脸疲倦,就知道他又熬了一宿。”

后来,熬夜变成了胥志强的一个习惯。他开玩笑说,“熬夜也会上瘾,汛期不熬夜就像缺少点儿什么,可真要命。”

●唯有青春之热血,不负如初之少年

2013年420日,刚刚经历汶川地震的雅安芦山发生7.0级地震,雨城区震感明显。22日下午,胥志强接到消息,观测需要用的风仪出了故障。他放下手里的活计,立马赶到观测场,谁知才到测场,就迎面而来一场余震,整栋观测楼在他面前张牙舞爪,摇摇欲坠。距离地震发生不到48小时,余震不断。观测楼顶上,风杆随风摇摆,晃荡得非常厉害。

“这种情况怎么检修?怕保命最重要!”观测员们在一旁嘀咕,忧心忡忡。胥志强围着观测楼走了一圈,又走了一圈,神情严肃。他望着上方的“老朋友”,低眉沉思良久。放在平时,维修风仪是小菜一碟,花不了多长时间;可是眼下,面对随时都会发生的余震,大家面露忧色,心存迟疑,张望着,犹豫着。

“我上去。”安静的人群中,一个坚定的声音传来。迎着所有人诧异的目光,胥志强轻松地笑了笑,清爽的眉目铺满刚毅和果敢,“我经常上去,爬得比较溜,解决问题马上下来。”有的同事低声劝他不要去,他朝那人摆摆手,不慌不忙地又检查了一遍腰包里的工具,定了定神,就朝观测楼走去。他小心翼翼地迈上楼梯,年代久远的楼梯马上发出吱呀吱呀的响动,听得人心尖打颤;他扶了扶眼镜,又朝上望了一眼,继续拾级而上。看着胥志强一步一步地接近楼顶,下面看着的每个人都格外紧张,有的攥紧拳头低垂眼眉,有的双手合十静静仰望,大家默默在心里祈祷,祈祷胥志强平安归来,安然无恙。

楼顶之上,胥志强已沿着笔直的风仪爬到顶端,聚精会神开始排除故障,检修设备。风儿在耳边呼啸而过,空气里寂静悄无声息的蔓延。按照检修步骤,胥志强不疾不徐按部就班,直到故障解除,他专注的表情才略微放松下来。地面上,人们望着他清瘦的身影,有些悄悄红了眼眶。好在这期间没有再发生余震,直到他原路返回,送给所有人一个腼腆的微笑,大家悬着的心才终于落下。

●愿你出走半生,归来仍是少年

自从雅安市气象信息中心成立,作为主要负责人,胥志强肩上的担子更重,责任也更大。

2019年元旦,一场寒潮席卷巴蜀大地,骤降的气温带来降雨降雪,难得一见的雪景一时刷爆了雅安人的朋友圈。不过,对于胥志强和他的团队来说,这场降雪却很难让他们高兴起来。

一大早,胥志强跟他的兄弟们就接到周公山雷达出故障的消息。他们马上收拾行装,出发前往。周公山地形复杂,沟壑纵横,路窄坡陡,有些地段有将近90度的悬崖峭壁。山区里很多区域没有开发,这些地段基础设施尚未覆盖,加上降雪形成的湿滑路面,使得登山异常艰难。

由于异常寒冷,积雪消融较慢,上山的路被大面积冰雪覆盖。经过再三考量,胥志强一行决定人工破冰。从包里翻出“作案工具”,几个小伙子蹲下就开干,直到大家的耳朵、双手被冻得通红,才察觉时间已在身后走了大半,已是傍晚时分。

就着馒头、咸菜和泡面,小伙子们快速解决了他们的晚饭。黄昏下的周公山是安静的,是平和的,像母亲的怀抱,宽厚而温柔。很快,天便黑了下来。在胥志强的带领下,一群人着手维修雷达伺服系统。屋外,是寒冷的冰天雪地;室内,是认真的如火如荼。他们先从供电开始排查,发现是供电保险烧毁,更换保险丝后,雷达依旧不能正常运行,于是准备更换伺服电机。时间一分一秒过去,众人埋首检修,集中精力攻克难题。待故障排除,回过神来已是凌晨三点多。

天还未亮,从山顶往下望去,一片白茫茫绵延起伏的山脊,在黝黑的朦胧中笔直伸向远方。回到休息室,小伙子们个个精疲力竭,随意栽倒在沙发上稍作休息。

“我是一个怀旧的人,既来之则安之。我不喜欢随便跳槽或者改变工种,因为每件事都需要长期积累经验,才会提高。我喜欢和熟悉的同事,熟悉的事物一起,时间久了就有感情了嘛。在雅安,平时大家是同事,工作之余也是非常好的朋友。”走到工作的第十八个年头,胥志强情不自禁感叹,“一份工作,我一不小心就做了快二十年。可能,这就是我的初心。”

结束语

在人生的长河里有一个渡口,即使你已驶离它很远很久,却仍然会随时想回到这个口岸,去留恋探望它的风光与美好,这个渡口,叫作青春。青春的时光,如那夏夜的静默、燥热,如那冬夜的萧瑟、薄凉,还有那少年的脸庞,青涩而明朗,历久而深邃。不负韶华,一路远行,一路绽放。这个从阿坝州走出的羌族年轻人,在梦开始的时候张开翅膀,乘风破浪,直挂云帆,走得坚定,走得无悔。(雅安市气象局  赵欣)

上一篇雅直委(2012)27号 关于表彰2011年度市级部门开展“四好”活动先进班子的决定  |  下一篇:无